当前位置: 首页> 亲情文章

回来啦!我堂堂大武汉

发布时间:20-06-27

在杭州简单地逗留一天后,我们就回到了武汉。虽然,从杭州到武汉,坐的是慢车,足足有十个小时。

但是,到了武汉,我们还是很兴奋的。因为,在外漂流了一个星期,我终于回来了。回到武汉,离й家又进了一步。

以前,对于武汉,村里面习惯性地叫汉口。每次到汉口,我只是匆匆来过,不留下自己的一个足迹。这ц次,好不容易来到武汉,而且还可以多停留了一会儿。所以,我决定在汉口多呆了一会儿。而且,在整个南下旅行的计划中,武汉也是我们旅行的一部分。

虽然,在外面,我和战友们在一起调侃:我是来自湖北的。一提到湖北,他们就会以为我是武汉人。其实,我只是在武汉呆了三个月,而且,还是在来来回回的忙碌之中。对于武汉,我也和外地人一样,仅仅停留在古人留下的题壁诗句和历史典籍里面Ψ。

虽然,每次放假回家,抑或收假去学校,我都要经过汉口。但是,就像是南飞的鸟儿,南方才会自己最终的归宿。对于这Й中间的城市,顶多是一个过程。

这次,一起玩的战友也和我一样来到了武汉。其实,≈对于武汉,我也和他们一样,是那样的陌生。以前,我│┃只是调侃地说自л己的家乡~孝感离武汉近,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车程。但是,那只是距离,并不代表自己的熟悉度。不过,他们既然和我说了,到了武汉,就到了你的地盘。那我听了这话,当然是自信十足。对于武汉的公交线路,尽管自己已经离开武汉三年了。&但是,那╦╧个交通数字自己一直未曾忘记。

汉口,武昌™,之间的连接线就是十路!还好,这个公交车次至今还没有改变。这回,看着他们羡慕的眼神,我立刻觉得自己更ж加范性十足℃了。

他们来到武汉,第一个目的地就←是黄鹤楼!

可是,对于黄鹤楼,我并不比他们陌生。黄鹤楼,我也只是停留在古人的诗词之中。每次来往汉口与武昌,我也只是在公交车上向外?纫∴谎郏?匆豢此?挠⒆恕U饣兀?幌╩氲阶约阂?砹倨渚沉恕?/p>

提起黄鹤з楼,我立刻会想到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的诗句。尽管,我知道诗人的脚下并非黄鹤楼。但是,如果诗人╤站在黄鹤楼上,看着滚滚流逝的长江水,我想诗人一定会写出更加让后人惊叹的诗句。

这次,我终于有机会与黄鹤楼零距离接触了。并且,这次旅游的时间还很宽裕。还好,这黄鹤楼是一处名胜古迹,对于ю现役军人来说,这些都是免费的。进入黄鹤楼,我才发现,那个高耸的古典大楼,只是黄鹤楼景色的一部分。黄鹤楼,由于和现代的ミ接轨,黄鹤楼也吹来了一股改革开放ↅ的春风,在这个诗人墨客都想留下足迹的古楼,重新焕发了新生。

对于黄鹤楼,这个“江山第一楼”,在众多的古人诗词当中,最着名的当属李白的《送孟浩然之广陵》这首诗了。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惟见长江天际流。”诗人现在黄鹤楼上面,与友人一起游览。眼看着友人就要离开自己,看着滚滚∏流逝的长江水,诗人觉得时间短暂,宝贵的时间一去不复返,自◇己ì就像是远处的一叶孤舟,顺着长江水向远处漂流,成为一ↁ个孤影。但是,听说友人是去扬州,诗人也替友人感到高兴。烟花三月,正Ψ是下扬州的好时节。只是在这黄鹤楼之巅,看着一眼看不见尽头的长江,诗人觉得这长江水从古至今,一直在潺░潺流淌。回首自己的一生,漂泊无定,四处求安,岁月蹉跎,也和这长江水一样东逝了。

不↙过,这首诗虽然着名,但是,真正被后人记住被广为传颂的好像是“Ы烟花三月下扬州”这句。真是亏了黄鹤楼,火了烟花三月的扬州。

所以,作♂为江南四大名楼之一,在众多的诗词◥作中,必须有一☑首诗为它正名才对。

于是,一位唐代的诗人崔颢登上黄鹤楼,面对这滔滔不绝的长江水,看着这江南的名楼,古代的楼阁琼宇,再想想自己的一生,诗人不免触景生情。于是,选∫择一处光滑的石壁上,写下这样一首⿻传颂千古的诗。

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"。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

诗人在写这首诗当中,似乎并∴不是在执笔,而是在与一位故人聊天。可是∑,昔人ⓔ已乘黄鹤去,这处只有『空洞的黄鹤楼。黄鹤楼再美,再宏伟,没有了欢笑,顶多是一座触景生悲的楼阁。诗人想到这些,回忆起≡自己的思乡之愁,在这长江的烟波上,早也觉得自己身在异乡,尽管外面的世界很美好,但自己也会想起家乡。真是&ld●quo;家乡何处不逢愁”啊!

后来,黄鹤楼这个被古人给予愁思的江南名楼,终于有人为它正名了。

一代伟人先后两次来到黄鹤楼,分别位于大革命失败时期和建国后的“三大改造”之中。

伟人面对这黄鹤楼,又看着这长江水,“莽莽九派流中国,沉沉一线穿南北。烟雨莽苍苍,龟蛇℡锁大江。黄河知何去?剩有游人处。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。”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。虽然,自己身在大革命失败的危急关头,却并没有被白色恐怖吓倒。反而,他却心情澎湃。把酒酹︶︷︸滔滔,心潮逐浪高。作者站在这黄鹤楼旁,想象自己如同古人那样饮酒,但是,作者并不像古人那样┖触景伤怀,集中于自己个∮人的情感之中。而是,以天下兴亡为己任,面对滔滔不绝的长江,作者内心里对红色革命的执着以及对新国家的向往,也如这波涛汹涌的长江,一浪比一浪高。

如今,我也站在这黄鹤楼上,自愧肚子里笔墨较少,也没有伟人般博大的胸怀,很难写出千古传唱。可是,作为一名军人,看着芳草凄凄的鹦鹉洲,脚下逐浪高的长江水,还有那熙熙攘攘的武汉长江大桥和江上的往来船只,我怎么不慨叹祖国的伟大与壮观。同时,我的身上的责任也更重,为保卫这一片土地的安宁而无私奉献。

▷ 々 ▅▆

上一篇: 浪漫的起缘
下一篇: 遥远的石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