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励志教育

雨花,雨花

发布时间:20-06-30

飘扬的雨花在车窗上很快便凝聚成一个晶莹的水珠,在玻璃窗上做短暂勾留后便又倏忽而去。似乎同这拥挤的人潮一般来来往往,但却没有人知道各自的动向。只是每到达一站便有人下去,然后又会有新的人上来,如此往复,无人过问。当雨滴沿着光滑的窗角飞去的时候,我便真不知它们去了哪了。好似提着行李目光匆匆的旅人,这一站他们又各自去了哪呢?

与往常火车上下雨时的场景不一样的是,这些雨珠竟是横卧在玻璃窗上面的。而且无论是凝聚的速度,还是停留在窗上的时间,都比以往快了不知多少倍,也许这正是它横穿车窗的原因吧。有些沿着前面雨珠的轨迹行进着,前面一节就好似高速列车的车头,圆圆的,后面的就如同那一节节车厢,快速的行进着,不过不同的是他们只有一站,而我们却是有着好多好多的站,他们的一站是未知的,而我们总有着语音提示。

这一辆高速列车,由于车轨的不平整,到后来发展的越来越不像了,倒是像一条横跨在地图中的支流。是围〖绕在长沙城的湘江呢?还是盘踞在岳阳的洞庭湖呢?车窗外面的青山回答了我。至于那一滴一滴没有找到轨迹的雨珠,他们倒也不赖,在风中寻觅着自己的伙伴,每遇见一个,便结拜一下,又蹭的一下,加一下速度,便跑去寻找另一个兄弟。就这样飞逝在平整的玻璃上,不知为何我第┄┅一感觉就是“流星雨”那平整的玻璃难道不是一片美丽的〣星空么?而那一颗一颗,倏忽而过的雨珠,不就像流星一般划过天际么?我闭上了眼,默默的朝着流星许了一个愿。

许愿途中听得前面女孩稚嫩的声音。她总是∏唤着“爸爸”“爸爸&rdqu↔o;&ldqu★o;爸爸”,我知道这是小孩喜欢的游戏。她爸爸也知道,于是象征性的应了声,便又坐一旁玩手机。女孩见爸爸不理她,便也无聊的坐在一旁发呆,许是美丽的窗外吸引了她,于是她将眼瞥向了窗外。果然第一眼,她并不是看的窗外,而是玻璃窗上的“支流”与“流星雨”。因为她惊奇说:“爸爸,快来看!你看!这个窗上这个雨滴”“快来看!这个雨滴像不像小蝌蚪&rdぁquo;“爸爸,你看!”小女孩兴奋的说道。但是他爸爸仍旧无动于衷,手里拿着手机,目不转睛的看着那︴个冰冷的方块,也没有应声回答小女孩的话。我不知道女孩此刻的表情,因为前座挡住了她,她实在太小了,只是她没有再叫爸爸了,也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,看着窗外,看着那一只只晶莹的美丽的小蝌蚪。"小朋友我觉得这个雨滴确实很像小蝌蚪呢!你看,好多呢,一只、两只、三只,我们来数一下看有多少好不好?"我在心里说。

车子如雨滴ъ一∝般飞逝,一下就念过了几个站,而最后一个金星站,也飞快的传来耳中。同行的伙伴提醒着我们起身准备下车“快下车啦,快起来哦”,他喊着另一个睡觉的朋友,于是我便和他一起起身了,拿着伞就准备去门口等着。宇哥手一指,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,“喏,那么重要的东西不要啦!”边说边抬了一下下巴,下巴的尖端指向我刚起身的地方。只见车窗旁边躺着一个静静的孤零零的黑色钱包,我一个大踏步上前便一手抄起并放入口袋。边哈哈笑卍道“这么重要的东西,人都可以丢了,但,它!不能丢。”这时车门开了,我们一群人便笑呵呵的下了城∷轨。

我们这一行人,今天是来这学校考试的。初看了一眼考试地点∪,有点不相信,因为实在是有点巧了。这所学校有个老熟人,也有一个一年多了的老故事。至于什么,朋友也没怎么问我,我便草草作答,嗯,一个凄美的故事。

下城轨之后就到了锦泰广场,然后坐一个地铁就能到我们要到的学校。路不是很难走,加上是第二次来,所以一下便坐上了去的地铁。一路畅谈,至于谈了什么,忘了。直到下车后,遇见了熟人。

由于嗓门比较大,又一路说个不停,于是朋友很快便能发现我。她,突然就冲进了我的伞。把我吓了一跳,脸上没什么样子,动作倒还是算落落じ大方。可能是因为很久没见,也没联系,加着又染了头发啥的,竟一下没认出,聊了两句天才发现∑原来是她。“我刚自考赶过来的,好冷哦!又没有认识的朋友一起,刚好碰到了你。”她边说边打起了寒颤。“有这么冷么?我穿的估计还没你多,喏,那个也是自考的,今天缺考了”边说,边瞥了下嘴,并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书哥。“你怎么不考完了再过来啊?”她有点惋惜的说。不太记得书哥说了什么,只是当时的神─━情也有一丝忧伤吧。

十月的风起了,升起一股凉意。秋雨虽然很是温柔,在这风中却也带了一点脾气。好在这边的桂花还没全落,零星的传递着这十月雨中的神秘。雨中偶尔有路人走过,或撑着伞,或戴Ф着帽,或快走,或慢游。

“哇,我好饿了!”

“别→管这些了,先填饱肚子在说吧!”

十月的雨里又飘出伙伴们的声响。

“к去外面吃?还是就在学校里?”我说

“食堂肯定不好吃的,还是外面吧”宇哥说道

“其实还好啦,学校里的也还行的”我说

还好我们都是一群随便的人,没有什么特别掘强的人。经商议,还是在学校吃。

“那么问题来了?学ц校哪里有吃的?”朋友说

“喏,前面,上完坡,右‖∠转,直走,再走几步没多远就是食堂”我用下巴指着前面的路,边说边用手指比划着。

“你还真来过?”朋友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“嗯,这是一个凄美的故事”我笑了笑,跨了一步先走了。

“你说,这是一个男寝吧!”朋友说

“嗯,是的,你可以进去上个厕所,试一下”带着一丝笑意,我说。

“那还是算了,我还是不去了吧”

“去啊,又不会吃了你”朋友们哄笑着

果然,如同我描述一般。食堂很快出现了,不是很高,略微掉色了的一些瓷砖,一块大牌子横在上面,边角是一些闪着光的带子,上面写着】什么什么二食堂。我们一行人便进去了,人不算很多,估摸着是吃完了,菜ⓔ也不是很齐全。我们就这儿瞧瞧,那儿看看。颇有一丝唐伯虎选媳妇之势,最后我们还是各自调好了媳妇。只是这“媳妇&๑rdquo;手有点凉,幸好嫁妆▓不算太贵。

饭后,本想着好好逛一逛学校。只是接近要考试的时间了,便就取消了这个打算。于是就一同去寻找考场了,瞎溜达了一下。然后在学校中间碰到了另一伙同学,简单的招呼了一下,然后从他们那打听到了消息。ё-想着离考试还有一段时间,便想着抓几个人陪我好好看下这个有历史的学校。奈何,没有遇见同道中人。看见前面有几个大石柱,便在这里起了文章。

“喏,山哥,给你在这照个像吧&rdq≠uo;伙计说

边说边指着旁边那几块三米多高的古老而神秘的石柱,石柱通体是白色的。经过多年岁月的磨砺,旁边有结的地方竟起了几圈黑色的渍垢,至于上面有没有印什么神秘的图腾,我就没再仔细看了,因为我找到了更有趣的地方。

神秘石柱的后面,有一潭不算很清的水。水里静静躺着一座小巧的假山,形状有些古怪。不过跟平常布局的假山类似,看不出什么有得意之处。山有几米高,上面密密麻麻的垂下来一些藏青色的藤蔓,远远望去,倒也别有几番趣味。再来说说水池,水池没有外来注入的水,也就是说,是≥一潭死水。几片憔悴的睡莲◁央央的倒在◘池水之上,上面点缀着几颗刚落下的雨ↇ珠,倒也温柔的恰到好处。仿佛所有的死寂都只是在为那一群悠闲的鱼儿做衬托,池水越是冷清,鱼儿却愈是欢快。朋友见我久久没有离去,便好奇了。

“池里有没有鱼?”他用充满希冀的眼神望着我

“好多嘞!快来看呦”我的回答没有失望

他踏着步子上前来,“耶,是的嘞,好多,你看!”

&ldquo╭╮;你看那一尾米黄色的鱼,好大嘞!”“恩诺,是的”

朋友们渐渐的都上前来了,只剩下两个女生还在那边。

我将她们分我的糖扯下一点,然后抛了过去,结果它们都一窝蜂的涌上去争抢,当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离得近的就抢到了。然后我又抛,它们抢。看着它们在水下欢快的样子,心情也奇迹般的随它们去了。朋友们便都学着我,往下抛糖。然后女生似乎也感受到我们这边的乐趣,便也就过来了。这一过来可好,居然看到了旁边睡莲盛开着的粉红色的花朵,我敢说这是我现实生活中看到过的,最美的了。虽然近视眼,我看不太清除,却也能感受到她那憔悴的容颜。接着是朋友们的惊呼,朋友们的惊喜。我何尝不◙是一样,只是没有再说什么。只是静静地◈看着,她静静地在水里待着,像极了一位安静的优雅的古代美女。

“你们说我用这伞捞起来这鱼能吃波”太太笑道

“照理来说,好像,似乎,嗯,听说,不能吃”我说

“这么有趣的鱼,你们却想不来欣赏Ⅶ,却是吃,你们这些人啊!︱︳”杨部长说

“我看见别人吃过,听说味道还行”存军哥发言了

“你们说,这死水,鱼会不会ψ死”太太说

“没气了,他们会到池子上面来的&rdquìo;他们说

我扯了一点糖,往那个一条鱼的地方扔过去。它很快便接住了,便向我投来一个感激的目光。于是我又朝着它丢过去,它摆着尾巴快速抵达。“我只是比较欣赏你的孤独”我对它说,它摆▪着尾巴,表示认同我的观点。后来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大白兔都被伙伴们瓜分了,我流着泪跟那群鱼喊道“这下可好,我的糖全给你们了,真是人不如鱼啊

”我苦笑道。它们倒好,仿佛听到了我的抱怨,一只鱼竟跃了起来。“&来来来,不服打我”它仿佛向我Ц示威着。我不把你捞上来吃了,边说便边卷起〧了袖子。

晚上,晚餐吃了〇一顿自助餐,期间没有聊什么天。只是跟宇哥抢着西红柿,装西ↂ红柿的盘∞子一转过来℅的时候,我们俩便用夹子使劲往盘里夹,往往是夹满一小盘子才罢休,主要是不好意思了。估计老板在一盘看懵逼了吧,心里想着,这么大的人了还那么幼稚。我只是心里一笑,还是拥有一颗童心比较舒服,开心,а什么时候都能玩游戏。吃着,吃着,宇哥就跟我讨论起什么菜比较贵,吃什么比较划算。“看见那盘鱼了没?是所以菜中最贵的,全吃了本就回来了”他笑道“可是我不太喜欢吃鱼”我委屈着说“看见那盘海鲜没?也比较贵”“喏,还有这个学校里两块一个”边说,边指了指那盘金色的蛋饺。当我还在算吃多少个蛋饺,才能回本的时候,他又指了指那盘鹌鹑蛋,“深山,那个也可以多吃几个,有营养嘞”我就拿起夹子往盘里送了几个。当然吃到最后我也没吃什么,可能是胃口小吧,加之晚上吃东西也少,我可能是没回本的,不过吃饭嘛,吃的是开心,其他的,无所谓,都不重要了。最后挺着个大肚子,开开心心的离开了那条街,肚子ξ饱的时候,什么好吃的都不屑瞥一眼,纵然那一街全是好吃的。

回来的车上一行人便走散了,我跟书哥一起坐在靠窗的俩座。借着手机打了两把游戏,电都给我打没了。回去的路上买了几个柿子,他们俩买了许多橘子。然后我就用俩柿子,换了四个橘子。嗯,橘子很好吃!

忘了说,从那坡■下回去时,这温柔的雨溅了几点在脸上,竟又让我忆起了一些温柔的回忆。那时刚好也是下着雨吧,当然,也是一把伞。还好此刻幽幽的桂香仍在雨水之中弥漫,我是微笑着的,雨也是笑着的,我在未同伙计们说话。撑着伞独自走在最前头,也没有回头观望。身后是一列整齐的白玉兰,墨绿色的迎春花在高处静静地垂下了枝条。此刻她们也许正商讨、谈论着初春时如何开,才得最美吧,天边一声鸟鸣打又打破了它们的游想。嗯,好一朵美丽的迎春花!嗯,没能留住的迎春花。迎春花。嘘!这是一个凄美的故事。

上一篇: 雾霾
下一篇: 遥远的石头